您的位置:首页

云分享丨“大河长歌——王克举百米黄河油画长卷” 作品展(三)

发布时间:2021-08-20

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。郑州美术馆(新馆与瑞达馆)为做好疫情防控和灾后复建工作,将继续闭馆暂停开放,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。请持续关注郑州美术馆官方网站和公众号(郑州美术馆ZAM)了解最新动态。隔离了空间,隔离了病毒,但隔离不了爱与艺术,让我们以“云分享”的方式相聚,待家里的你,也能感受到艺术的爱与温暖。


我们相信:疫情终会消散,未来锦绣可期。





母亲河的史诗(节选一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观王克举百米油画长卷《黄河》

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  张晓凌



在中国人的心目中,如果某一河山能与母亲相提并论,甚至成为母亲的隐喻的话,那么,或许只有黄河。这条发源于莽莽昆仑的滔滔大河,似从天泄落而来,如雷奔行,越青藏高原,穿黄土高坡,以“览百川之弘壮”“纷鸿踊而腾鹜”之势,直闯中原大地,驰骋万里,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心中“上应天汉”的大浪弘川。


有史以来,黄河之水不仅乳汁般地滋养了中华五千年文明,还成为历代文人创作的母题与灵感的源泉。对母亲河的吟唱与描绘,积淀为中国文人内心最沉厚的情结。在两千多年前的《诗经》中,黄河的浩荡与勃勃生机已跃然呈现:


河水洋洋,北流活活。

施罛濊濊,鳣鲔发发。

葭菼揭揭,庶姜孽孽,庶士有朅。


在李白的心目中,黄河之浩荡只有天上的壮浪方可形容:


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

奔流到海不复回。

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

朝如青丝暮如雪。

——四句诗,道尽了中国人的宇宙观。


在母亲河面前,王之涣若有所思:


白日依山尽,

黄河入海流。

欲穷千里目,

更上一层楼。

——四句诗,道尽了中国人的人生观。


母亲河孕育出的诗句,在深邃的历史天空中,构成了中华民族璀璨的精神星座。



黄河是母亲的絮语,也是母亲的怀抱,百万年来,她以生命的炽热拥抱山川大地,哺育着东方这片热土,护佑着万千子民。她的慈爱、坚强与不屈,在冼星海的笔下,化作“黄河大合唱”的旋律——一个民族在危机深处挣脱而出的呐喊。


然而,迄今为止,还未有人为母亲河作整体性的造像。在历史的静默中,黄河以她不老的容颜,等待着一位艺术家的到来。


冥冥中自有天意。公元2016年,这位艺术家来了,他就是王克举。这位长期驾车面对黄河写生的艺术家,以“体象天地,功侔造化”①的姿态,毕四年之功,完成了百米油画长卷《黄河》,让母亲河的容颜第一次完整地呈现在世界的面前。通览《黄河》全篇,但见万景纷沓而至,江山风物,累累于目,与人之远心相驰骛,不由得感慨系之:王克举在为母亲河造像立传的同时,也成功地在结构、形式、语言层面上完成了油画的本土化与当代性实践,为中国当代文化塑造了一个堂皇的美学地标。



 

一 黄河岸边的信念


2009年,王克举带学生去山西碛口写生、考察,一张《天下黄河》的现场写生作品完成后,心里陡然升起这样的念头:能否画一张呈现母亲河全貌的长卷?此念一出,犹如暗夜的闪电一样,刹那间照亮了王克举艺术前行的路径。细究起来,王克举在黄河岸边油然而生的信念,可以有三解:一是黄河母亲的召唤。长期盘桓于黄河岸边,终日观壮浪飞动之势,听萧瑟长风声凄,参悟大化生机间,王克举与黄河以“互渗”的方式而达到神与物游的状态——这与史前人类以“互渗律”而感知世界的方式极为类似——由此升华出的超越凡俗的大爱,让王克举将黄河完全拟人化,犹如聆听母亲的嘱托那样聆听着来自于黄河历史深处的召唤;其二,被批评界浇灭的宏大叙事愿望,借着母亲河的召唤而复活。对王克举这样具有家国情怀的艺术家而言,宏大叙事所建构出的盛大美学景观,无疑具有宗教般的诱惑力。当然,创作《黄河》长卷的理念中,还蕴含着王克举的“大画家梦”、“文化英雄梦”之理想。他毫不掩饰这一点:“我梦想着假如自己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有一幅《黄河万里图》,那该是怎样的荣耀!那既完成了自己的艺术上多年的探索和积累,又借助黄河这个主题实现了成为大画家的梦想”。②


王克举在黄河岸边的灵光一现,不久即在文化英雄的层面上升华为理想主义,并转换为现实的使命,最终落实为日复一日的艰苦探索与实践。


理想主义既是个体生命的自我燃烧与释放,也是个体生命的自我折磨与挣扎。来自于黄河岸边的信念,并未立即将王克举引向创作实践,而是将他带到一大堆令人望而却步的问题前:从源头到入海口,如何择取代表性的物象?如何将黄河结构为史诗性的叙事体系?如何处理不同单元的色调、造型及线面关系?如何完成油画语言的本土化、时代性建构,创建出归属于自己的语言美学体系?


王克举心里很清楚:上述课题的破解,既是《黄河》长卷创作实践的前提与核心内容,也是其成败的关键。事实上,后来的创作过程印证了这一点:《黄河》长卷的创作始终围绕着这些课题而展开。王克举的机智之处在于,从2009年到2016年,他以三个方面的谋略为正式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:反复写生,积累经验;研读前人的长卷巨制;制定环环相扣的创作日程与路径。


2007年,王克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了1.4米高、8米长的《西口古道》,开《黄河》长卷之先河。接下来几年中,又先后创作了《天下黄河》《溪镇》《黄河东去》《黄河长城》。年复一年的探索,让王克举渐渐摸索到长卷的结构规律与叙事逻辑,也让他对母亲河的情感与日俱增。


研读历代名家的江河长卷,一度成为王克举的日课。这其中,宋人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、今人张大千的《长江万里图》及吴冠中的《长江万里图》对他影响最大。归纳起来,王克举的研读所获有二:首先,以“心眼“的方式观察自然物象,结构画面。所谓“心眼”如叶浅予所说:“指的是中国画家在观察和表现事物时,视点是假定的、想象的、运动的,非如此不足以概括事物的全貌”,“画家除肉眼外,还有一对心眼,拉高拉低,拉近拉远,可以随心所欲”;③其次,意象化的处理方式。长卷,是中国绘画所独创的形制,其核心是以意象为中心而形成的可以无限展开的叙事逻辑。张大千在这方面的成就最令王克举叹服,其《长江万里图》布局虽宏大萧森,却气脉流畅,泼写兼施,色墨交融中,天光水色,阴阳明灭,时而苍深雄浑,时而超矿空灵,全图混沦一体,如茫然太清,如混沌初开,呈现出流转回环的无限生机。显而易见,前人巨制予以王克举的,除了艺术的方法外,还有东方独特的宇宙观,而后者,往往只对那些具有慧根的艺术家开放。


一个好的创作文本与规划对《黄河》长卷意味着什么?王克举的精心设计与筹谋也许是最好的回答。以中央电视台1987年拍摄的29集纪录片《黄河》为基础,王克举做了详细的笔记,对所选择地域景观进行记录和判断,不仅考虑到其代表性,还要照顾到各个景观之间的相互衔接和前后关系,同时根据季节特征安排写生时间。这需要对当地的气候、景色特点、交通状况进行详细的了解论证,从最终完成的计划可以看出《黄河》长卷写生创作之艰辛和繁重:


2016年6月,晋中黄土沟壑。2017年秋冬,黄河长卷全面筹划,筹备。2018年4月,西藏林芝拉萨体验高海拔身体适应状况。2018年5月,壶口瀑布。2018年6月,老牛湾、大青山(阴山岩画)、河套、库布齐恩格贝(草格治理)。2018年7月,青海、贵德(丹霞地貌)、果乐州玛沁县大武(阿尼玛卿雪山)、达日(河曲)、玛多(星宿海、扎陵湖、鄂陵湖)。2018年10月,山东平阴(棉花)、济南(高粱、玉米、谷子)、济南鹊山华山(鹊华春色)、东营入海口(入海口)、泰山。2019年3月底,娘娘滩、佳县、闫家卯(窑洞)。2019年4月底,乾坤湾(蛇曲地址公园,山西境内)、老牛湾到壶口(晋陕峡谷)(22个画面)。2019年4月底, 河南巩义石窟寺、山东德州市齐河县马头浮桥、一号村台。2019年5月,刘家峡胜利村、炳灵寺、内蒙古乌梁素海。2019年6月底,小浪底。2019年7、8、9月全卷调整。


这个看似简单的文本,却意味着王克举以画笔丈量黄河、朝圣黄河的开始。





▕   艺术家简介▕


王克举.png


1956年生于山东青岛。1983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,1989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助教进修班,2002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高级研修班。


现为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艺术研究院油画院特聘画家、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研究员。




▕   展厅现场图片▕



WechatIMG900.jpeg


14.png





▕   作品局部欣赏▕


WechatIMG903.png

《黄河》油画长卷—恩格贝沙漠 库布齐大沙漠 


WechatIMG901.jpeg

《黄河》油画长卷—大青山 阴山岩画 老牛湾


WechatIMG902.jpeg

《黄河》油画长卷—娘娘滩







注释:


①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。
②王克举《艺术笔记》。
③叶浅予《师古人之心》《中国画研究》,1981年第一期,第13页。



文字编辑:孙贝贝

版面编辑:宋镒臣


责任编辑:公共文教部



WechatIMG162.jpeg


后发布评论

观馆指南

实行网上预约,您可以通过“郑州美术馆”微信公众号或郑州美术馆官方网站两种途径进行预约。

新馆: 郑州市中原区文澜街10号(丹水大道与长椿路口东南角)

瑞达馆: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瑞达路83号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• 微信订阅号

  • 微博官方号

  • 抖音官方号

郑州市中原区文澜街10号(丹水大道与长椿路口东南角) 电话:0371-67983163

开放时间:09:00-17:00,每周一闭馆修整(节假日除外)

留言板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问卷调查

豫ICP备08102381号 豫公网安备4101970200233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