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术馆开放时间:周二至周日(09:00—17:00)

新闻中心

参观需知

开放时间:周二至周日 9:00-17:00(16:00停止进入)
周一闭馆(法定节假日除外)
办公室电话(传真):0371-67983163
官方微信:
公众号 订阅号

在云端︱画院艺行——艺术家特辑:宋野岩



640.gif




     本期艺术家:宋野岩     


640.webp.jpg


宋野岩,现为郑州美术馆(郑州画院)专业画家。1972年生,1999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东方文化艺术系中国画专业,师从范曾、陈玉圃、谢冰毅、王澄诸先生,画中有平和脱透、幽静清雅之气。


■ 师 · 评


孔子日: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而智者乐,仁者寿。”有乐乃至于画。实际与山川神交而涵养其“乐”与“寿”也。所谓:“烟云供养”,“澄怀观道”之意总不外乎于此。是以王摩诘研丹施青,洒洒然作水墨浅淡;米南宫废反覆皴擦而独创懵懂云山,皆适性全真,超然纤素之间。为‘寿’与‘乐’,岂非仙乎?而后竞逐名利,则废尽心机,逞作巧艺,绘画之法愈备,而去道欲远。纵览古今,不亦悲哉!




640.webp (1).jpg


野岩率真,谙和古道,豪爽不拘小节,朴讷不善辞令,钟情山水,与翰墨有奇缘,余观其濡墨挥毫之时,真如庄子所谓画史解衣磅礴,纵横开合,笔挟风雷之势,墨会烟霞之色。非唯山水、即作人物、乃至花鸟,亦皆能造境高古, 固非凡流可拟。


董其昌曰:“气韵不可学,此生而知之”,其所谓画中气韵者,实乃画家才情流露之处也。才欲奇,而情宜真,不奇无以警世,不真无以感人,而野岩长成齐鲁,气尚豪侠,睥睨凡俗、其才不得不奇。任性使气,独来独往,其情安得不真?使奇与真形诸画,气韵安得不生动者乎!虽然,野岩亦曾不废寒暑,十数年铁砚磨穿,更入读名校,得悟画道。而独其人格魅力却似乎非唯学养而得,岂真有所谓“生而知之”者欤?余不得而知也。


——陈玉圃 □


640.webp (2).jpg


野岩是我看好的青年画家。他有足够绘画才分,书法也很好,笔下线条有逸气,整个画面有空灵之气,山水、花鸟都有过人处,依他目前的谦谨与努力,前路当未可限也。


一向主张热爱并躬事国画的年轻同道们,多向传统讨生活,深入研究一下前贤的艺术来路,找到自己与传统的那个最契合点。有人入手就学黄宾虹或者八大山人,不是说不可以,但他们是高秋老树上长熟了的红果,甜则甜矣,我们吃了后却不仅没变成果儿那样红,还容易为了所谓的虚荣或面子,搞些红妆料涂染双腮以招摇画坛,最终自己还是个苍白的底儿。许多悟性很好的年轻道友就这样给毁了,陶渊明所说的“总角闻道,白首无成”,移用到这里,倒真有点合适。


我们要学就要从树根学起,看看一棵树是怎样从四处吸收养料与抗击冰霜的。在学画的道路上,方向正不正,法子对不对,要紧的很。一味下憨功夫或者总是耍小聪明,都易使人迷惘。另外还要懂得“却早誉”,早早的就获了奖成了名,尤其在当下社会,早早地作品就能换不少钱,对一个有潜力的画家,未必是好事。好画家不能整天活在金钱与美言的泡沫之中,反倒要多受点颠簸,才会有参天之望。《颜氏家训》里有这么一段话:“古人欲知稼穑之艰难,斯盖贵谷务本之道也……耕种之,薅锄之,刈获之,载积之,打拂之,簸扬之,凡几涉手,而入仓廪,安可轻农事而贵末业哉?”画家之成,亦焉佛。

—— 谢冰毅 □




野岩的画,常觉静雅之气直入心扉,这种感觉于时下并不多有。


校期间,野岩师从陈玉圃先生,现在的作品不时露着陈先生的痕迹。而他平时谈的更多的是陈先生的人品,是其超脱淡泊的修为。野岩的画所以有平和脱透之气,与陈先生之言传身教不无直接关系。所谓“画品即人品”,斯言不虚。我很注意野岩画中的款识,小行书与画作极协调,同样透着静雅之气。他很重视童画的书写意味,常说“古今大家鲜有画佳而书不佳者。”野岩的画中,水墨之外,线是很重要的构成元素,生动而富有内涵,显示了他的书法功底。而今不少画家的作品虽也可观,却总觉得多了些制作气,少了些国画味,大概缺的就是这一课。


野岩更注重画的传统汲取。他最喜欢八大、青藤、白阳,在其山水,尤其花鸟中可以清楚看到端倪,但并非照本宣科,而是则其所需,逐次化作自己的语言和表达方式。创作时多以感观状态进入,虽是成竹在胸,却常抛弃“成竹”,笔随思至,任情挥写,不经意中自见灵性,而未染职业画家多有之程式化弊病。

微信图片_20200514154025.jpg


微信图片_20200514154017.jpg

很注意野岩画中的款识,小行书与画作极协调,同样透着静雅之气。他很重视童画的书写意味,常说“古今大家鲜有画佳而书不佳者。”野岩的画中,水墨之外,线是很重要的构成元素,生动而富有内涵,显示了他的书法功底。而今不少画家的作品虽也可观,却总觉得多了些制作气,少了些国画味,大概缺的就是这一课。


野岩常外出写生,同样不做真山实水之仿摹,而是将其画在胸中,变为心中之山。所谓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是需要积淀和领悟的,由画本到造化,再回到画本,是一种质的升华。不少画者徘徊在傅统的画本,跳不出来,更有不少画者陷入“造化”,无以自拔,难脱匠人而入画家之列。


野岩好收藏,虽经济所限,不敢染指精品重器,片瓦只石中却也不乏传统之神髓、文脉之风韵把玩中自然拓展了视野,提升了审美,而这种受益自然的潜入了他的画中,展现出来。我虽喜画,票友而已,说多了难免废话错讹,还是识家鉴评为好。


—— 王 澄 □



| 作品欣赏 |



640.webp (3).jpg


世事模糊多少在

136 x 68 cm
2018



640.webp (4).jpg

一枝珠玉笑秋风

68 x 136 cm
2018



640.webp (5).jpg

有心出太虚 无情合至道

90 x 180cm

2018



640.webp (6).jpg

泉声带雨出溪林

136 x 68cm
2018



640.webp (7).jpg

自有老梅心常在

68 x 136 cm
2018



640.webp (8).jpg

雨来细细复疏疏

96 x 90 cm
2018



640.webp (9).jpg

有风传雅韵

136 x 68 cm

2018



640.webp (10).jpg

韵冷难宜俗

136 x 68 cm
2018



640.webp (11).jpg

日暮北风吹雨过

68 x 136 cm

2018



640.webp (12).jpg

气清天朗入秋高

90 x 180 cm

2018



640.webp (13).jpg

香炉瀑布遥相望

68 x 72 cm
2018



640.webp (14).jpg

只留清气满乾坤

68 x 136 cm

2018



640.webp (16).jpg

梅兰竹菊四条屏

90 x 180 cm x 4

2018



To Be Continued……


下期预告『 在云端︱画院艺行——艺术家特辑:赵曼 』


敬请期待!



郑州美术馆(郑州画院)

感谢您的关注!